鸿泉物联IPO:主要产品降价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股权演变耐人寻味
发布时间:2019-09-11 18:16

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日前发布公告称,杭州鸿泉物联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将于9月9日接受上市委审核。

鸿泉物联此次IPO,计划在科创板发行不低于2500万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保荐机构为东方花旗证券。

公开资料显示,鸿泉物联以“降低交通运输的代价”为企业使命,致力于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技术,研发、生产和销售智能增强驾驶系统和高级辅助驾驶系统等汽车智能网联设备,主要应用于商用车领域。全资子公司成生科技提供智慧城市业务。

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鸿泉物联营业收入分别为15217.69万元、27071.45万元、24790.23万元和14072.9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227.16万元、4779.57万元、5711.87 万元和3558.16 万元。

2018年营业收入下降8.43%的鸿泉物联,产销量也均出现下降。2017年,鸿泉物联的产量和销量分别为38.16万台和38.21万台,2018年则分别下降至31.85万台和32.18万台。

同时,鸿泉物联的主要产品价格也出现了下跌。鸿泉物联的智能增强驾驶系统的价格,从2016年的623.57元/台,下降到2018年的572.76元/台;高级辅助驾驶系统的价格从7122.12元/台,降至6772.69元/台。

对于营收下滑,鸿泉物联的解释是,两位大客户的采购量出现下滑,一是公司主要客户陕汽销售产品结构有所调整,对公司人机交互终端的采购量有所下降,销售收入有所下降;二是2018年北汽福田重卡销量的下降,导致公司对其产品销量有所下降。

实际上,鸿泉物联还需要面对汽车行业周期波动带来的挑战。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5到2017年我国汽车销量分别为2459.76万辆、2802.82万辆和2887.89万辆,增速分别为4.71%、13.95%和3.04%。2018年,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780.92万辆和2808.06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16%和2.76%。

除了要应对行业波动的挑战外,鸿泉物联对政府补贴和优惠政策的依赖也成为一项潜在风险。

2016年-2018年,鸿泉物联获得的政府补助为54.36万元、636.66万元、377.01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44%、10.89%、6.01%;同期,公司享受的所得税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404.55万元、754.18万元和378.64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68%、12.90%和6.03%。此外,2016年-2018年鸿泉物联获得的增值税返还金额分别为697.62万元、1550.22万元和1342.26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8.42%、26.52%和21.39%。综上,公司获得的政府补贴、所得税优惠、增值税返还总和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0.54%、50.31%、33.43%,由此可见政府补贴对鸿泉物联的利润贡献占有不小比重。

严重依赖大客户或存隐忧

鸿泉物联在招股书中指出,公司的销售较为集中,对大客户存在依赖。

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据全年销售额的比例分别为75.23%、76.27%、74.18%和78.44%。鸿泉物联坦承,公司与大客户之间的业务对于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的影响重大,大客户业绩停滞或下滑、或协议出现变更,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较大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前五大客户中,鸿泉物联对第一大客户陕汽的依赖程度是不容忽视的。据披露,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鸿泉物联对陕汽的销售额分别为5399.27万元、13890.34万元、11579.97万元和7662.58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依次为35.48%、51.31%、46.71%和54.45%。

除了严重依赖大客户外,鸿泉物联鸿泉物联的主营产品也很单一。

招股书显示,鸿泉物联主要的营业收入都来自主营产品——智能增强驾驶系统。其在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14290.17万元,占全部营收的比重为57.66%。在2016年和2017年,智能增强驾驶系统的营收占比也均在50%左右。

财务风险偏大

从资产结构上看,鸿泉物联的应收款项及存货占总资产比重较大。

2016年-2018年期末,鸿泉物联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260.21万元、16138.22万元、14935.46万元,两者占总资产比重约为56%、64%、49%。另外,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610.93万元、12763.17万元、9943.66万元,账面价值分别为 6270.61万元、12116.45万元、9,423.52万元,账面价值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43.97%、54.10%、35.20;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473.15万元、2,177.47万元、3,085.27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17.34%、9.72%、11.52%。

大额的应收款项也导致了鸿泉物联销售现金比偏低。2016年-2018年,其销售现金比仅为0.68、0.56、0.93,报告期内销售现金比虽然有所提高,但均小于1。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销售现金比从侧面反映出企业的产品在市场中的竞争力。一般情况下,销售现金比低,说明企业的产品在市场上竞争力弱,企业不得不加大铺货量达到提高销售额的目的。反之,如果该数据大于1,基本可以判断企业的产品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近年来公司积极开拓商用车智能网联领域业务,特别是面向前装整车厂的智能增强驾驶系统业务增长较快,整车厂客户的回款周期较长,公司2016年-2018年的销售现金比分别为0.68、0.56和0.93。公司在业务拓展中对资金的需求量较高,可能导致资金紧张的风险。”

鸿泉物联表示,随着公司与下游各整车厂合作的进一步加深,公司2018年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回款情况进一步改善,销售现金比也同步改善。

股权演变耐人寻味

相比财务数据,鸿泉物联的股权演变历史更加值得关注。

在报道中指出,上市公司千方科技的全资子公司北大千方,是鸿泉物联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9.94%。2015年9月,北大千方以8800万元的价格受让鸿泉物联55%股权,彼时鸿泉物联作为北大千方的控股子公司,被纳入上市公司千方科技的合并范围。

此后北大千方分别于2016年8月和2017年6月两次出让鸿泉物联18%和12.49%股权,最终使千方科技对鸿泉物联的持股比例降至20%以内,并被剥离出千方科技的合并数据范围;随后,鸿泉物联开启了独立上市的进程。

在千方科技两次出让鸿泉物联股权的事项,特别是2016年8月的股权出让导致鸿泉物联被剥离出千方科技的合并范围,对此千方科技并未针对股权出让事项作出信息披露,也未经股东大会审议。

不仅如此,根据招股书披露,鸿泉物联的股东中除了北大千方和员工持股壳公司之外,主要股东还包括崇福锐鹰和崇福锐鹰二号,持股比例分别为2.77%和11.14%,这两家投资机构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鸿泉物联董事杨富金先生。根据公开信息披露,杨富金先生还是万通智控的董事及持股5%以上股东。

万通智控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主营产品中包含“集信号收集、传输、转换、显示等多种技术为一体的汽车智能电子控制系统”,这是否与鸿泉物联的主营产品存在相似性,并构成竞争?同时,杨富金先生担任董事职务并持股5.72%的“杭州晟元数据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同样聚焦于计算机软件开发、物联网技术等,这是否涉嫌同业竞争?更耐人寻味的是,鸿泉物联在招股书中关于“同行业竞争对手”部分的信息披露中,并未提及上述两家关联公司。

服务热线
2050206374
在线咨询
资深顾问 资深顾问